突然的断了所有资金,这种感觉她三年前就尝试

发布时间:2018-06-30 15:22:01   编辑:正版(四不像)一肖中特-刘伯温四不像图-刘伯温正版四不像图-正版(四不像)一肖中特浏览人次:103

常景浩和常景妍两人会心一笑,那就以多欺少吧,兄妹俩两个闹吴子洋一个。
 
    旁观者是明泽楷和仲立夏,以前,他们两个也经常这么闹,但那都是以前了。
 
    明泽楷帮仲立夏拿了一块哈密瓜,仲立夏拿着,看他似乎还是没有打算说点儿什么,她有些担心他,就没忍住的问他。
 
    “你还好吧?”过惯了花钱如流水的生活,突然的断了所有资金,这种感觉她三年前就尝试过,很难,甚至刚开始的几天,都感觉寸步难行。
 
    明泽楷的目光落在嬉闹的那三位身上,嘴角微微往上翘着,回答的漫不经心却是他的所有真心,“挺好,就是……总是会想你。”
 
 第083章 什么都没说
 
    明泽楷这么一说,其他三位瞬间停止嬉闹,自动离场。
 
    仲立夏低着头,苦涩一笑,心里的苦涩更是排山倒海,五味杂陈。
 
    明泽楷扭头,深眸凝着她,现在的她,再也不像从前的那个仲立夏,有一点儿的小委屈,都会和他哭诉的肝肠寸断,像是受了天大委屈。
 
    现在的她,即使受了天大的委屈,隐忍的肝肠寸断,也不打算和他哭诉一句。
 
    好看的唇,缓缓的勾起一抹宠溺又心疼的笑,大手在她发心胡乱的摸了两下,嗓音浑厚有难以言喻的情感在里面,“傻瓜。”
 
    明泽楷拿走了常景浩的一把车钥匙,“车我开走了。”
 
    仲立夏和他们说再见,吴子洋起哄,“你们回家恩爱了,我怎么办啊?”
 
    明泽楷瞥了他一眼,“你随意。”
 
    仲立夏其实想和他们解释一下,明泽楷只是送她回去而已,没有什么回家恩爱,明泽楷直接拉着她出门,没给她解释的机会。
 
    算了吧,反正解释显得很多余。
 
    回去的路上,明泽楷认真开车,依旧像今天见面之后,没有想要和她主动说话的意思。
 
    仲立夏时不时的扭头看他一眼,明泽楷可能是不耐烦了,才开口,“有话就说。”
 
    仲立夏这才如同收到特赦的圣旨一样,问他,“为什么和家里人吵架?”
 
    明泽楷没有扭头看她,目视前方,认真的开车,回答的却是百分百的事实,毫不避讳,理所当然,“为了你啊。”
 
    仲立夏承认,她做不到平静,但又不能靠近他,只能低头喃喃自语般的低声说,“不值得。”
 
    明泽楷抿嘴一下,意味深长,笃定认真,“我愿意。”
 
    仲立夏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来,他今天的话不多,却是每一句都直戳她在她的心尖上,让她陷入沉沦,却又不得不在挣扎中整理自己不安的心。
 
    一路上畅通无阻,很快便到了医院门口,仲立夏低声的说,“谢谢你送我回来。”
 
    明泽楷依旧没有扭头看她,只是轻声应了声,“嗯。”再无其它。
 
    仲立夏开门准备下车,明泽楷突然想起什么,才终于肯扭过头来看她,情绪很平静的说了句,“对了,那天给你打电话的时候,我喝多了,第二天才看到有打给你的通话记录。”
 
    “噢。”仲立夏也不知道他要说什么,只是微微点了点头,心里却难受的很。
 
    明泽楷皱眉,问她,“我……没说什么吧?”
 
    仲立夏看着他,四目相对,他深入大海的眸子平静无波,似乎是真的一点儿都不记得那晚他说的话。
 
    那天他的一声宝贝儿,她还刻骨铭心,但她努力的让自己对他笑了笑,摇了摇头,“没有,什么都没说,很快就挂了。”
 
 第084章 好好照顾自己
 
    “没有,什么都没说,很快就挂了。”
 
    她的反应,明泽楷略有失望,说起那通电话,他只是想看看,她对他们两人之间关系的阶段,还是失望了。
 
    他故意问她,佯装好奇,“不对啊,我看当时的通话时间是三十二分钟,我就什么都没说?”
 
    仲立夏看着他,再次摇头,声音偏低,“没说,也可能我没听到,当时……我睡了。”
 
    他说醉了,而她,说睡了……
 
    明泽楷佯装接受的点了点头,“噢,本来以为自己说了什么不该说的,想让你别太放在心上,酒后说的话,做的事,不靠谱,你说是吧?”
 
    她明白他指的是什么,三年前的事情,他还记着,当然她也不可能忘记,或许如果不是那一夜,一切都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。
 
    仲立夏牵强一笑,“那我回去了,谢谢你送我回来。”一句谢谢,她说了两遍。
 
    明泽楷也就大方的收着,“不客气,朋友之间这点儿小事,不必说谢谢。”
 
    朋友,还能做朋友吗?
 
    仲立夏下车,刚要对他说,“路上小心。”还没来得及开口,脚都还没站稳,他就已脚踩油门,绝尘而去。
 
    又是两天,仲立夏明明在时刻关注着他,而他却像是故意躲着她一样,她从常景妍那里都打听不到他的任何消息,景妍只是说,他很忙。
 
    仲立夏鼓起勇气给他打了一通电话,电话却一直处在无人接听的状态,到现在还不知道,他和家里人闹的是不是很厉害。
 
    估计着他可能不在家的时间段,去超市买了吃的偷偷溜到他家里去,塞满了他的冰箱,屋子里很干净整洁,她怕他会回来,悄无声息的便走了。
 
    那晚,仲立夏接到了明泽楷的来电,以为是被发现了,其实她已经想好了怎么骗他,只是他,并没有问关于冰箱里食物的事情。
 
    他很沉默,就好像给她打电话,只要她接听就好,说不说话,没关系。
 
    许久的沉默之后,她以为他又喝醉了,叫了他一声,“明泽楷……”
 
    倚在车身的明泽楷停止了抽烟的动作,轻应一声,“嗯?”
 
    其实仲立夏也不知道该说什么,甚至有些害怕,如果让明家长辈知道她和他还是没有彻底断开关系,她母亲的治疗会不会又要被停止。
 
    “好好照顾自己。”
 
    明泽楷轻笑一声,她都把自己照顾的骨瘦如柴,狼狈不堪了,还好意思提醒他,但他没说,只是又应了声,“嗯。”
 
    “那我挂了。”
    常景妍去医院找仲立夏,走路的时候只顾着低头看手机,一不小心和刚查完房从病房走出来的任志远撞在了一起。
 
    常景妍猝不及防,任志远身体健壮,导致常景妍往后倒去,任志远的第一反应当然是保护好这个陌生人。
 
    长臂一伸,搂在她盈盈一握的腰间,常景妍身体随着他往上搂她的缓冲,直接扑在了他结实的胸口,额头刚好就撞到了他脖颈上挂着的听诊器上。
 
    疼的她捂着额头怒瞪着眼前这个穿着白大褂的男人,蛮不讲理的质问任志远,“喂,你没长眼睛啊,出门就撞人。”